日常卓吹

LOFTER认证:知名不加滤镜会死、吃all不吃逆、热爱美强攻和love单性转博主

关于师尊的碎碎念

我他妈call爆太太说的太好了我永远喜欢垣垣

水叶:

最近在水木写渣反的看文日记被人说我疯魔,因为写太长了,创了单篇看文日记最长记录……


不搬全篇了,只把昨天写完的师尊部分搬过来吧,权当我又在发花痴……(就是在花痴无误)


不掐不撕不黑不踩不接受ky,个人看法难免偏颇,我只是个师尊的脑残粉……


师尊他有那~~~~么好!(你醒醒……)


全文水木链接:http://www.newsmth.net/bbscon.php?bid=693&id=151861


————


沈清秋(沈垣)


别的先不说,我就先把某天晚上睡着之前随手发的一条微博放上来定个基调:


“渣反这个故事里,师尊真的是性格最不突出的人了,除了代表作者三观和吐槽技能满点之外,再找不出称得上特点的特点……说他温和却有不退不让的底线,又不够强大又不够强势,智商不低情商不高,高冷还是为了不ooc才摆出来的样子……但我就是喜欢这个人物,头一次喜欢谁喜欢得这么毫无理由。(深夜花痴)”


师尊这个称呼我已经叫习惯了,在我的概念里师尊只有他一个,这点已经跟冰妹达成了谜之共识——但估计冰妹会打死我……(跑题了)


关于师尊,我想说的太多但总是无从说起。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大多是心软跟温和,于是关于师尊的同人图文里这两点都体现得淋漓尽致无所不极,但我想说师尊的性格远不止这两个标签,他温和随性却不是无差别发善心的烂好人,不够强大却有自己强大的方式,圣陵的因地开挂是智商的高度体现,情商……系统的客观存在有意无意的提醒他这是个书中世界,让他对【洛冰河】的认识一度徘徊在原来故事中那个【书中人】的层面而忽视了太多的不一样,但一旦接受了被改变的设定……故事就彻底被带歪了。所以很多时候,觉得冰秋两人之间的阴差阳错,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师尊知道的太多了。


相比原装沈清秋(也就是沈九),师尊的性格实在太平易近人了,清静峰都从不敢高声语的私塾模式被他带成了清静峰幼儿园模式(来自打飞机菊苣的转述),其余十位师兄弟对这种转变也集体叫好(掌门心里苦掌门不说)。与沈九相比,师尊更随性,本着“混吃等死作为人生终极目标”的人生信条(?),可谓除了自己不死之外没什么奢求了。而这个拿保命作为人生第一要务的人真正要拿命去一次次的换一个人活着醒着强大着(新修版原文)的时候,带给人的震撼真是能有多大就有多大。


如果说为啥师尊这人能近乎傻白甜的善良到这种地步,大概能从文里文外两方面来说。文外的话,作为主角,人物待人接物的标准大多会反映出作者的三观(当然不是绝对的),所以师尊是个好人这一点没什么可说的,他行事的准则也基本是确保总体损失最小利益最大,能不出杀招就不出,能不坑人就不坑。文里的话,主要指向的是他温和随性的一面,作为一个不怎么富的富二代,上有哥哥罩着下有妹妹闹着,这位沈家小少爷的日子基本就是个衣食无忧混吃等死,没事窝家里看个网文刷个楼喷个作者之类,对优秀的认定也很是宽松,属于不必去拼命较真也能活的不错的闲散状态。这种状态的日子过了十几二十年下来(并不知道穿越之前的沈垣有多大,无从考据),他自然就形成了一种看待很多事都无所谓的态度——倒不是他不珍惜,而是他没有较真争胜的习惯和必要,觉得有些东西得到或者得不到其实也没差,是真的不在乎。而这点就是师尊跟沈九走向两个截然不同结局的根本原因,比起师尊,沈九有着太多太多的求不得。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师尊穿越过来的时点再早一些,也经历过沈九那些少时悲剧的话,还能不能以这样的性格待人接物,但“如果”这种东西,大概永远是不存在的吧……


作为轻松吐槽向作品的主角,师尊免不了会被放到一些(很多!)很尴尬的境地来制造槽点,也很好的发挥了他吐槽技能满点的特长,但这样一来,师尊人物设定里很大一部分特点——甚至包括师尊的真实情感和想法,就都被吐槽掩盖冲淡了。吐槽是一种行为习惯,可以被看作属性,却不能构成性格。一方面吐槽的作用是把不方便说出口的话表现给自己(和读者)看,一方面是为了排解憋在心里的某些情绪,或加强或冲淡,或抒发或逃避,而不是胡乱扯些无意义的内容,为吐而吐。然而师尊的吐槽技能表现得太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多地方,因为他的自我吐槽,把某些藏在他心里的情感不仅在自己心里,更在读者眼里被稀释得很厉害,很多人只看到他在刷弹幕,却没有细想他会在各种甚至是混乱的状态下还有心思吐槽的真正用意。而一些单纯为了制造槽点和提高读者爽度(无误)而存在的内容……我每次看都是心情复杂的,只能跟自己说一句,嗯,这是文风和设定决定的,淡定,淡定……


但正如我微博说的,师尊虽然性格温和却有不退不让的底线,有他骨子里强硬的一面,他的好也不是无差别的烂好人。本着避免伤及无辜的基本原则(?),师尊救过柳清歌,救过穹顶峰两次,救过竹枝郎并且歪打正着的救了天琅君,救过好几次其他门派的弟子,想救秋海棠但腾不出手来,感觉主要人物里一半以上都收到过他的好人卡。但如果真正站在他对立面,要对他珍重的人或事构成威胁的时候,他真的毫不手软——你看幻花宫那个老怪物死多惨就知道了。而他把洛冰河摆在对立面的时候对洛冰河做过的那些事……也挺决绝的,所以他只是轻易不发狠,发狠的时候能连命都不要——有蘑菇的时候是,没有蘑菇的时候也一样,不给别人留后路,也不给自己留。


师尊几次强势的表现,并不是说仗着自己的实力或是霸气值强行压制对方的气场,相反,更多时候是一种置之死地的不屈。金兰城被坑的时候为了避免苍穹山跟幻花宫产生冲突而主动被带去水牢,洛冰河围山的时候为了保住苍穹山百年基业选择跟对方回魔界,在圣陵面对梦魔的嘲讽表现出的坚定,被天琅君和竹枝郎拿双份天魔血折腾也不停下要回苍穹山阻止两界合并的脚步直到逼竹枝郎倒戈,昭华寺就算与各大派为敌也要确保洛冰河全身而退,埋骨岭宁可以一死换洛冰河与两界安好……师尊从来就不是个软弱到逆来顺受的人,光从他对疼痛的超级耐受力来看,就知道他对自己认定的东西坚定到怎样的程度了。他一直很主动的在把握自己该走的路,虽然走歪过好几次,但每次都是主动走下去,洛冰河在花月城说出对“天命如此”的质疑和挑衅,而做到不服天命偏欲改篡的,除了拥有强大主角光环的洛冰河本人之外,师尊又何尝不是。


师尊智商的集中体现在圣陵副本,其实调动狂傲世界的各种原设为自己合理利用并且用的很精彩,显然是智商不低的充分体现。至于情商……我想把这锅都扣在系统和打飞机菊苣的原著设定身上,谁也别拦我。


有机会好好把冰秋感情线梳理一下写一写,然而……大概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吧。想写的太多无从下笔,都在十几篇同人文里了。冰妹对师尊的感情很明白,全书基本除了师尊自己之外全员皆知(……),师尊对冰妹……在新修版和实体书里,加了不少强化的内容,包括一些小细节,有时候只有一句话,却特别戳心。比如正篇快结束的地方,师尊知道了天琅君被昭华寺收留,联想到从此身边不会再有一个跑腿打杂的竹枝郎跟着的天琅君未免让人觉得伤感——“就像现在的他一样”。这时候的师尊刚从系统给的自救模式中醒来不久,欲寻洛冰河而不得(还被柳巨巨的气话吓了一跳),此时正走在穹顶峰的路上,在阑珊灯火之下,忽然因形单影只而感伤。不知不觉间,洛冰河早就走进了他心里,早就成了他的生活中不可缺的一个存在,只是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还好,并不算太晚,这世界并没有把他坑进又一次的阴差阳错。而直到梦沉记的出现,把师尊对冰妹的感情推进到最完满的状态,才彻底了了我的一份怨念,也让我每次提到,都特别想哭——如果说正篇结尾,刚在穹顶殿门口看到洛冰河时师尊下意识的向前跑的几步,是师尊不自觉情感流露的小小开端;那么梦沉记的结尾,是纵观渣反正篇加番外,师尊唯一一次彻底打破了自己摆出来看的高冷外表和贯穿全篇的理性行为模式,毫无保留的情绪井喷,唯一一次。


回到开头的微博,我为什么这么义无反顾的痴迷师尊,我还是说不上来。


其实师尊也是不乏男友力的,只不过他的男友力表现形式很不一样。柳巨巨是那种嘴上不说却能默默守护身边人的形象,是个值得依靠的肩膀;师尊……是那种一点点傲娇,一点点高冷,就算自己的事情乱成一团却不忘了对你好的形象,是那种陪在身边一辈子也舍不得放手的温度。——我大概就是,舍不得吧。


最后一点,之前一直对“垣”这个字表示疑问,为啥墨巨巨给师尊起了城墙这么个名字,直到某天忍无可忍百度了一下,得到垣的引申义——护,瞬间就明白了。师尊以一己之力强扭剧情,护住了到底有多少人多少事,我已经不想刻意去算了。



评论
热度 ( 464 )

© 日常卓吹 | Powered by LOFTER